世界平和即为所愿
杂食 许小姐后援会会长
Sexy Zone菊池风磨
fmkn/knfm

头像感谢@秀也

今夜大家发的花泽类让我觉得又一次陷入了恋爱。

“永夢~?”没有回复。
“永~夢~”没有回复。
“宝生…诶?你什么时候出去的? ”Parado听到关门的声音一下子冲出房间,看到手里提着袋子的宝生。
“你刚才不是说想要尝尝飛彩一直吃的草莓蛋糕吗?买来了。”宝生把蛋糕放在桌上,准备去拆蛋糕刀的时候,看到Parado一脸严肃地坐在蛋糕前伸出手:“手术刀。”
“哦…哦。”连忙递过刀子。
“没有我切不断的东西。”两三下,蛋糕被切得七扭八歪,奶油弄得都是。
“Parado……”宝生无奈地摇摇头,坐下来看着Parado一脸开心地大口吃着。
“永夢你再叫一下我名字。”Parado突然勾起嘴角,说。
“Parado。”
“最后一个,最后一个。”
“do”的音还没发完,宝生就被突...

老酒馆的小故事

语言表达能力急速下降…

随便写写
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,小野塚さん。嗯,我是饭岛宽骑。有关剧本的问题想要讨论一下…诶?现在的话…如果方便现在也没问题。”饭岛宽骑挂了电话,抓了抓卷发看了一眼桌上散乱摆放的酒瓶,立马起身收拾准备出门。休息日总是想要去做点什么,联系人翻了好几遍最后停在“小野塚勇人”的界面上。下意识的冲动和潜意识觉得这个人肯定有空,按下拨号键没想到竟然通了。当然商讨剧本也是随口说的。

  小野塚勇人刚好吃完晚饭,接到饭岛的电话立刻就向目的地赶过去。

  

  地点是在涉谷的...

#借梗
#fmknsrsomari十年后
#瞎写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就连菊池风磨自己也记不清究竟过了多久,距离他们几个人第一次登上演唱会的舞台的时候,距离他们几个人在街口挥手道别,从此各奔东西的时候。
 
  Marius最终还是回了德国继承家业,LINE动态里分享的生活日常让他几乎看不出从前身为偶像的影子。菊池抱着吉他点开佐藤胜利和松岛聪的动态,无疑是生活琐碎,忙忙碌碌的小事情。只有中岛健人的动态更新日期,还停留在他们分开的第一个新年,简简单单的一句“新年快乐,请多关照。”下面是他们四个人的回复,在以后就没有任何音讯。
 ...

有关源氏兄弟的灵魂互换

乱到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。
空间看到的梗码了很久决定拿出来用。
表达能力坠入东京湾(。
じゃ、始めよう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那个谁,帮我一下。”

  “膝丸!兄者,我是膝丸!”

  “嘛,这种事情……”

  正月第一次出阵。长谷部摇响铃铛的时候,所有的房间不约而同传来了缓慢的开门声音,狮子王蹦跳着和五虎退两个人先跑到本丸庭院中央,三日月宗近依然坐在回廊边饮茶。不同以往的是,与三四月共饮的,是源氏的宝刀髭切。

  “哈哈哈,新年第一次出阵不知道会选谁呢。”三日月拈了一块金平糖塞在嘴里。

 ...

【fmkn/knfm】新年快乐

  在倒计时变为0的瞬间,雷声般祝贺声响彻演唱会现场。菊池与周围其他人一起大喊着新年快乐,开心地寒暄祝福。

  手背上还有刚才中岛蹭过的余感,伸出手握紧又松开,菊池想起来了在后台准备的时候发生的小插曲。


  临近上场,中岛突然匆匆跑过来,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,“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”。手背轻轻撞了一下他的手背,又完全不顾周围地勾了勾小拇指。

  “搞什么啊中岛?”

  “我要去准备了,加油!”

  “搞什么啊——中岛!”菊...

knfm版 恋与制作人

野森与曙光 原创

👏👏👏

Jarin:



天气很冷。
赤身裸体的少年在床上蜷起了身子,像一只大猫。

“好冷。”

陈盈溪撑起了身子,少年一头黑褐色的卷发有着睡意未消的凌乱,光着身子走到了厨房,少年抬头看了看挂钟的显示,已经是十一点整。
屋里的混乱显然已让人无法落脚,泡面盒,内裤,衣袜撒的四处都是,这种颓废的生活陈盈溪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。
或许会继续下去,或许不会,没有人知道答案。

不合时宜的敲门声突然响起。
随意翻了一条新的内裤穿上,睡眼惺忪地走到门前打开了门。
邮差是带着惶恐看到少年的,和常态一样他扔下了报纸便速速离开了。
毕竟人人都厌恶他的颓废气息,那种从身上每一个毛孔散发出来的糜烂与情欲的味道。

陈盈溪自嘲的笑了...

https://m.weibo.cn/3130771725/4171750281570073

病名为爱的中。
文字和图片都被和谐了……

企图用外链拯救一下。
明明没有不合适的东西!

【神安】病名为爱(完)

#上次被和谐了这次一定发完
#内容不适自行避雷
#ooc 

 

  那个所谓的内鬼,是,萩谷前辈吗。那……刚才安井为什么没有任何意外。目光注意到了屏幕上被丢在墙角的面具,心里也清楚了。镜头里安井的反应也很强烈,被铐在墙上的双手攥紧成拳。萩谷歪嘴一笑,把手机摆放好后又对着镜头郑重地打了个招呼,走到安井面前捏着嗓子说:“前辈~啊,意外吗?要是我没有暴露的话,神宫寺那个小鬼就会怀疑你是内鬼了吧?哇——真伤感情,你们不是相亲相爱吗,这点事情都……”“你闭嘴。你有什么脸在这里说话,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……”话又说了一半,萩谷抬手就在安井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掌印。下手很重,安井

1 / 16

© 墨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