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平和即为所愿

Sexy Zone菊池风磨
fmkn/knfm
ジャニーズ west 神山智洋
神重/重神

头像感谢@秀也

shige又单方面欺负kami酱了

【重神】交给kimi老妈吧!

祝日,重冈大毅难得迎来休息的日子。翻了翻手机,群里已经被有工作的桐山刷屏了。

“喂我说,你们有没有在听啊!明明祝日我却在工作哎!”桐山看出其他人敷衍至极的回复,又强调了一遍。

“辛苦啦辛苦啦,就当为了这个家~再苦再累也都不怕~”重冈回复了一句,末了补上一个丑到不行的表情。

“shige,你这样akito会生气的!”神山在小窗悄悄地发了一句,又在群里说:“akito要不要我帮你打扫一下房间!这么忙肯定没有机会收拾吧!”

“哎,可以吗!”桐山开心地举起手机,把化妆师吓了一跳。

“当然,反正也是休息嘛!”

“我也要我也要~”

“shige你不要妄想过来帮我打扫!”

“我才不呢,我也要...

他真是什么造型都合适……

很久之前想到的梗,随便堆了一下……本想着有机会就写出来吧,结果没有机会了(bushi)
九梦不虐愧为九梦(×

【fmkn】そ~ですかw

消失很久突然冒出来

中文表达能力严重退化请大家多多担待

是其他地方看到的梗

最近又看到了金毛时期的磨磨…太可爱了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—「假面教师」时期—

  菊池风磨顶着一头金毛晃回乐屋,转了几次把手都没把门打开。

  屋里中岛健人正在给视线所及之处插满小花,听到把手扭动的声音,吓得把包装纸掉在地上。

  “有谁在屋子里吗?”菊池问了一句,仔细想了想今天最后一场戏拍完大家都提前离开了,屋子里应该谁都不在。

  中岛踮着脚把门锁打开,慌慌张张地捡起...

“永夢~?”没有回复。
“永~夢~”没有回复。
“宝生…诶?你什么时候出去的? ”Parado听到关门的声音一下子冲出房间,看到手里提着袋子的宝生。
“你刚才不是说想要尝尝飛彩一直吃的草莓蛋糕吗?买来了。”宝生把蛋糕放在桌上,准备去拆蛋糕刀的时候,看到Parado一脸严肃地坐在蛋糕前伸出手:“手术刀。”
“哦…哦。”连忙递过刀子。
“没有我切不断的东西。”两三下,蛋糕被切得七扭八歪,奶油弄得都是。
“Parado……”宝生无奈地摇摇头,坐下来看着Parado一脸开心地大口吃着。
“永夢你再叫一下我名字。”Parado突然勾起嘴角,说。
“Parado。”
“最后一个,最后一个。”
“do”的音还没发完,宝生就被突...

老酒馆的小故事

语言表达能力急速下降…

随便写写
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,小野塚さん。嗯,我是饭岛宽骑。有关剧本的问题想要讨论一下…诶?现在的话…如果方便现在也没问题。”饭岛宽骑挂了电话,抓了抓卷发看了一眼桌上散乱摆放的酒瓶,立马起身收拾准备出门。休息日总是想要去做点什么,联系人翻了好几遍最后停在“小野塚勇人”的界面上。下意识的冲动和潜意识觉得这个人肯定有空,按下拨号键没想到竟然通了。当然商讨剧本也是随口说的。

  小野塚勇人刚好吃完晚饭,接到饭岛的电话立刻就向目的地赶过去。

  

  地点是在涉谷的...

#借梗
#fmknsrsomari十年后
#瞎写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就连菊池风磨自己也记不清究竟过了多久,距离他们几个人第一次登上演唱会的舞台的时候,距离他们几个人在街口挥手道别,从此各奔东西的时候。
 
  Marius最终还是回了德国继承家业,LINE动态里分享的生活日常让他几乎看不出从前身为偶像的影子。菊池抱着吉他点开佐藤胜利和松岛聪的动态,无疑是生活琐碎,忙忙碌碌的小事情。只有中岛健人的动态更新日期,还停留在他们分开的第一个新年,简简单单的一句“新年快乐,请多关照。”下面是他们四个人的回复,在以后就没有任何音讯。
 ...

有关源氏兄弟的灵魂互换

乱到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。
空间看到的梗码了很久决定拿出来用。
表达能力坠入东京湾(。
じゃ、始めよう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那个谁,帮我一下。”

  “膝丸!兄者,我是膝丸!”

  “嘛,这种事情……”

  正月第一次出阵。长谷部摇响铃铛的时候,所有的房间不约而同传来了缓慢的开门声音,狮子王蹦跳着和五虎退两个人先跑到本丸庭院中央,三日月宗近依然坐在回廊边饮茶。不同以往的是,与三四月共饮的,是源氏的宝刀髭切。

  “哈哈哈,新年第一次出阵不知道会选谁呢。”三日月拈了一块金平糖塞在嘴里。

 ...

【fmkn/knfm】新年快乐

  在倒计时变为0的瞬间,雷声般祝贺声响彻演唱会现场。菊池与周围其他人一起大喊着新年快乐,开心地寒暄祝福。

  手背上还有刚才中岛蹭过的余感,伸出手握紧又松开,菊池想起来了在后台准备的时候发生的小插曲。


  临近上场,中岛突然匆匆跑过来,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,“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”。手背轻轻撞了一下他的手背,又完全不顾周围地勾了勾小拇指。

  “搞什么啊中岛?”

  “我要去准备了,加油!”

  “搞什么啊——中岛!”菊...

1 / 16

© 墨枭 | Powered by LOFTER